2012.03.24

2012.03.24

习惯性地打开邮箱,看到了这句话,顿时眼泪流了下来。

多久了?

很久,很久……

邮箱中保存的第一封邮件是 2010 年 5 月 1 日,到现在,将近两年。

最近一封邮件是 2011 年 11 月 26 日,到现在,半年。

这首歌,当时做联欢会视频的时候,突发奇想配给了段然。

当时,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太阳从东边升起

就像遇见你我该怎么保持清醒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为什么在一起,却每天保持沉默的原因吧。

别瞎想,我只是对这两句话反应很大而已。其他的?暂时不管。

当时还 Pascal 的时候,星期六回不回家永远是个未知数。

当时还是小灵通的时候,短信便成了奢望,一个短信就能搞定的东西,必须要一个长长的电话,说上几十分钟。

于是,给老妈开通了手机邮箱。我发邮件,她那里就会收到短信——只有 15 个字。

现在想起来,很温暖。

谁是我在乎的人?

谁?

在 QQ 里,你们有专门的分组,

在微博里,你们是我的“特别关注”,

在邮箱里,你们的邮件直接会进到“私人信件”而不是“收件箱”,自动会被加上蓝色标示,

在手机里,你们都有来电大头贴,精挑细选的头像,或者是想方设法收集来的头像。

你们,叫做 Family 和 Friends

怕,不知为何的怕。

怕失去,怕未来,甚至怕最喜爱的朝阳。

自从离开微机室后,一种奇妙的怕便发芽了。

以为什么都可以永恒,快乐、勇敢,甚至人,

但,什么都不会永恒。

怕失去、怕离开、怕见不到,

怕,渴望的东西却得不到,

怕,得到的东西变成“得不到”。

怕考试,甚至到了不管大考小考,总闹肚子。

怕那种冷漠的眼神。

怕你那种冷漠的态度。

不怕嘲笑,但怕孤独。

看倒计时由 9 变到 8,再由 8 变到 7.

怅然。

春天了,我却没有办法与春天共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