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一月

还是熟悉的地方,还是熟悉的人。

雾霾 @篇

其实在帝都,预报天气很简单:有风晴,没风霾,昨霾今天还没风,妥妥的重度雾霾。

“能张目对日……”,嗯,完全可以。早上起来,太阳就像个带了柔光罩的白炽灯,bia 在灰蒙蒙的天上。中午还好,变成了带了个柔光罩的 LED 节能灯。

感觉这就是 “典型的帝都的春天”。也不知道那些蓝天统计数据是怎么出来的。

一个月没下雨,白白带了一把新伞。真想把伞卖了,再多买一包口罩。

病 @篇

在火车上拉肚子。第二天得知是东苑的水不卫生,东苑集体拉肚子。哦呵呵呵。

一个星期吧,拉肚子算是几乎治好了。然而又感冒了……发烧到全世界都是软绵绵的。

等感冒差不多好的时候,严重的咳嗽。呀,都开始咳嗽了,必须去医院看看了。周末,只有急诊,医保挂号两块,非医保挂号 64,我竟无言以对。一上午,400 变 40,关键是这个过程你还看不到。

治咳嗽的药的副作用是——肠胃不适!简称 拉肚 !ok 死循环了。

得到世界都不要得病,

吃遍全球都不要吃药。

我说的

地铁 @篇

帝都地铁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第一次来,见识到了周一早高峰:从上一辆车车门完全关闭、开走,到下一辆车停车、开门、上人、车门关闭,仅仅需要 22 秒。一辆空车来过,将整个站内的人全部清空,但仅仅 22 秒不到,站内又恢复了那样的 “一窝蜂”。

这次来,见识到了日常的早晚高峰。“乘客您好,现在是乘车高峰时间,本站开启限流……” 然后就是一个宽 10 米、长 50 多米的拥堵块在慢慢挪动。

西二旗站完全就是噩梦。

“你知道吧,每天挤地铁,看见这种挤的,我就想起一部美剧。”

“啥?”

《行尸走肉》。

跟小瑶讨论,个子高和个子低挤地铁分别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一个版本:好容易抽出一只手拿手机看,然后发现呀这个胳膊好轻松啊,然后就发现啥时候旁边的人变成了自己的扶手……

另一个版本:只能头动…… 头发!头发!

地铁 13 号线五道口站 B 出口的那个乞丐,您 TM 都能养起三条狗了,还有脸跟我们这些连自己都养不起的穷 B 身手要钱?

住 @篇

中彩票 500 万,税后 300 万,也就只能在回龙观买个 70 平左右的二手房了吧。曾经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天文数字啊

公司长期租的一个房子,算是当做 “临时旅馆” 了吧。

当然,也受不了一天 8 波人来家里参观。深深感受到了动物园是个啥感觉了。

网到期了,只能拿手机给电脑开热点。渣联通信号差啊,躺床上就没信号,想有信号只能窗户边,发个 qq,打好字,伸手摇一摇,就发出去了;半分钟后再伸手摇一摇,其他人的话就过来了。然后每天晚上就能看见一个二,在窗户边上扣手机,伸手摇,扣手机,伸手摇…… 完全把现代化大 4G 用成了小灵通。

门口超市好高端,进口水果一大堆。哦对了,还有这个东西。当时看到一大筐这样的东西摆在柜台上,还是活的!心里是崩溃的……(但是烤着吃真的很好吃)

蚕蛹

樱桃有两种,7 元 / 斤,79 元 / 斤。榴莲有两种,柚子那么大的,登山包那么大的。

吃 @篇

帝都吃了一个月,回家感觉吃的跟不要钱的似的。

小城市自有小城市的自在。

人 @篇

杨姐,无论何时,都能 high 起来,都能那么 high。发水果发酸奶,还带去北大吃饭。

伟侠哥,严肃的脸,害羞地笑,无数的感动。“别急,慢慢来。”

吴总,眼睛一转,计上心头。“看,车里有个美女……”

事儿 @篇

所谓 “系统集成”,就是跑个大老远的,用别人的电脑,上上自己看烂了的自己写的网站,加个收藏,设个首页,完事。

项目,应付了事。

产品,精耕细作。

附近不知道哪里考了个游泳馆,然后老板雇了一大堆人没日没夜地在街上喊“附近新开了一家游泳馆健身房……游泳健身……了解一下?”但是!早上见到这群人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OK,喊了一天,到了晚上,再见到他们,是这样的:

话外音:游泳馆健身房,了解一下不?

Foo@篇

第二次来到未名湖畔,10 年前的记忆涌入脑海。是啊,时间好快,10 年,一塔湖图仍在,只是那个拿着相机照相的小孩,再也不在。

也许帝都只是个梦,也许帝都就像个外面包着锦缎盒子的凤梨馅儿的月饼,也许……

总有人为自己的梦努力着,总有人。

也许下一次,会以另一种姿态站在五道口。

感谢这一个月陪我聊天的所有人。

Bye,帝都。


~~昨晚找了一个多小时,听了不下 200 首歌,都没有找到我想要的那个 BGM。钢琴,大致旋律如下,和《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的旋律有点相似,谁能帮忙找找?谢了。~~

~~一段不知名的旋律~~

更新:感谢龙腾……“周传雄的《黄昏》的副歌部分”。还是纯钢琴听着比较舒服。我继续去听《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了,别理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