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六日

其实不是去实习的。我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的。

就这样呆头呆脑地被 boss 派去帝都,和小东一起。

到帝都的时候正好赶上帝都周一早高峰,吓死宝宝了:平常三分钟一趟的地铁,现在从开门到下一趟车开门只要 30 秒,车上就是沙丁鱼罐头,呼吸?呵呵?

去的地方是北四环附近的 银谷大厦 。说实话,第一次在帝都进这样的写字楼,还真的很不习惯呢。没有 4 楼,没有 13 楼,没有 14 楼,只有 3B、12A、12B。嗯。

公司是 BeidaSoft,官方简称 BS。

于是,第一天晚上加班到 11 点才从大楼出来……新人培训嘛,要不要这么拼!

于是,第二天晚上接近 9 点才从大楼出来……

于是第三天晚上 8 点多才从大楼出来……然后回住的地方继续讨论到 11 点……

我都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过去的:打开电脑,疯狂地扒代码,尽力去理解那一堆堆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代码,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八点半上班,一晃,中午 12 点,再一晃,下午,代码还是一坨,一坨。

新学会了一个动词:薅。羊毛可以薅,代码也可以。真形象。

帝都的生活节奏还真的有点不适应:听听 郝云 的《活着》,真心的。

在电梯里挤着,在地铁里挤着,不禁在想,这就是帝都?一个全国地方人民仰慕的帝都?一个创造着奇迹价值的帝都?——然而人们的生活状态是那样的挤,那样的忙,就像一袋面似的被扔进地铁,扔进电梯。小城市里面,电梯满了会等下一趟,公交满了会等下一趟;帝都,核定 18 人的电梯挤了 20 多人,实在挤不进去才等下一趟,地铁挤满了,就扒上去,贴在门上,活生生一个“大”字。吃饭就像上厕所那样速度和无情,毫无留恋饭菜的味道。高楼再漂亮,天再蓝,只有老人在抬头欣赏。

慌慌张张,匆匆忙忙,也许大城市就是这样。

难道说,我的理想,就是这样度过一生的时光?

慌慌张张,匆匆忙忙,也许生活本该这样。

也许再也找不回来以前的那份专注,也许再也找不回来原来的那份执着。

心是躁的,一切都静不下来;心是静的,一切都是美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