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4

2012.03.04

自从上星期写完 J-TTS 之后就病倒啦。

无聊啊。最关键的,白天超闲……闲啊……望着窗外发愣,好像回到了小学。(喂喂,你小学都在干什么……)

怎么办呢?看书吧,高考还剩 100 天,在这儿最少也要躺一星期,总不能愣过去吧?是不?

《读者》、《格言》、《意林》总共 7 本,两天之后就 “断粮” 了。

这之前还和小媛开玩笑:“你说,100 天之内能看完一部小说不?”“你还是看你的村上春树吧”

于是乎……我就以浏览的方式翻完了爱情悬疑推理小说《舞舞舞》。翻完的,几乎没怎么看懂。根本接不上……根本……思维跳跃超过了我的极限……不写翻后感了……

再说说打呼噜。那简直就是煎熬啊!晚上 5 人一起打呼噜……“五面呼噜一块儿起,人不寐,陪护白发病人累”。说某人打呼噜的 “国际水平”,又长,声音又高,每个呼噜还是两声……啊啊啊嗷嗷嗷……跟鬼似的……(刮风,窗户又不严,那种声音知道不?那是第一声;气球撒气,那是第二声。第一声长度平均 7 秒,第二声长度平均 4 秒)

某,某床突然信佛,拿来了 “高保真超长续航自动念佛机”,循环播放《大悲咒》《金刚经》等著名佛经……导致后果是,现在一听到这样的声音就想吐……满脑子都是 “呐呣呃芈坨仏,酸不啦叽还有馍”(话说我听到的确实是这样的啊……),后来又听到 “有事和老毕说说……有事和老毕说说……”

看来听力真的出问题了……

幸好高考不考听力……

——万能的上帝啊,求真主安拉保佑我吧!

——呃芈坨仏!玉皇大帝会答应你的……

恩,不写了,早点睡觉啊,明天还要上学呢。

晚安。

凡事只要尽力去爱,就能在某种程度上爱起来,只要尽可能心情愉快地活下去,就能在某种程度上如愿以偿。

Sometimes the hardest thing to do is to simply do what's right. 有时候,最难的就是做对的事。

怕什么路途遥远。走一步有一步的风景,进一步有一步的欢喜。幸福,在路上。

我喜欢那些让我笑起来的人,就算是我不想笑的时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