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7

终于有一天时间能松半口气了。

运动会,逃课大会。5 天。

为了 ACM 临时抱佛脚,我觉得我现在会的东西和高中差不多。暴力、暴力、暴力,不加剪枝的 DFS,仅此而已。新题型完全不会,旧代码也背不下来了,甚至 KMP 和 Qsort 都写不出来。我不是在说笑,真的。

三天了,每天 5 小时,中午饭都只是一整包饼干,外加一大堆的柠檬水,木有了。

今天终于能有时间好好发呆一下了,好好清空一下内存了。

上午,拒接了所有的电话,一个人来老区,塞上耳机,闭上眼睛,丧心病狂地听歌,听音乐,只是不想面对那个压抑的实验室,只想让自己紧绷的神经能稍稍放松一下不至于断掉。

冬姐说,“那你就独享这份快乐独自承受这份孤独吧”。

我在尽力奔跑。

我不知道这一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

早上 6 点 30 出门,晚上 10 点回来,中午睡不着,晚上翻腾好久才能睡着,第二天醒来异常疲倦。中午如果不睡,下午必定能睡过一半的课。

一个月多一点点,Matlab、Numpy,几乎从 0 开始。一上来就是一个艰巨的翻译和改写项目。那个代码用尽了 Python 的黑魔法,让我这个 Matlab 的 raw hand 无从下手。照着 Python 翻译了四个版本,都没有翻译下去,一个星期照着论文写了一个版本,能运行,结果一点都不对。现在正在写第五个版本,希望能写完吧。

常常对自己说,加油吧,也许明天就好了呢。可是第二天太阳升起来,没有 Duang,一切依旧。

我这是怎么了?

Ubuntu 卡到不能忍,就装成了 Debian,然后发现在我的电脑上面各种 error,就又换成了”有着 RedHat 支持”的 Fedora。超级惊艳,就是不能禁用独立显卡和关闭外置显示器,超级卡卡卡卡卡。万般无奈只能换回 Ubuntu,期待着 5 天之后的 dist update。

努力锻炼到现在都不敢引体向上。跑步随意。

我在尽力奔跑,可是不管怎样,都没有赶上那个心里面的我。

马拉松结束,留下的不仅是回忆,还有两个黑紫黑紫的指甲,和一大堆怎么都消不下去的泡泡。

如果说以前爸妈还能给指定说,去哪个学校吧,现在呢,只能靠自己了。世界变化太快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知道,儿子在外面还好。

夏令营什么的,也是超级愁。学校教务去年换成了新的,现在什么信息都没有。夏令营一说就是“两年半的成绩”,教务现在什么成绩都没有。一说就是“绩点多少多少”,我们学校不算绩点。一说就是“211/985,”咱能不那么俗么?现在看着这两个数字就恶心,打心眼儿里恶心。

但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我是什么样子的。

选学校,本以为海阔天空,大致一了解,又回到了高考报志愿之前的小心谨慎了。

对面学姐还在头疼她的毕业论文和代码。

还有一年,不,还有半年多一点。我真的不知道,半年之后,会给屏幕前的你一个什么样的答卷。我怕,我怕负了你的期望。

说点好事吧。

蓝桥杯省赛意外地水过了,又能去北京水一次了。

四级口语也意外地过了。

我们的小叔叔有婶子了。目前五只圆滚滚,剩下四只还是狗。

人生处处有惊喜。

一边跑步一边听今晚八零后,累得喘加笑得喘。也是够了。

昨天突发奇想,#如果把眼前的电脑和 Pad 变现,然后稍微天一点钱换成 Mac 如何?#然后就去查了一下价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你想帮我实现这个愿望,那就太谢谢了。 186 2391 534X ,您随意。 🙂

放心,我还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