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 Covid19-Omicron 抗争的这几天

该来的躲不掉。阳了。

阅读更多

20221225 及之前

在决赛圈蹦跶。北京同学阳了都快好了,周围同事几乎全阳了请假了,家里人也阳一遍了。

和队友 17 号一起去看了阿凡达,25 号一起去剪头发、吃了椒麻鱼。

20221226 周一

全天无事。晚上队友说嗓子比较难受,早早就睡了;我和同事联调完接口,洗洗澡,也稍微早点睡。

20221227 周二

睡了有仨小时吧,一睁眼,晚上 2 点多。就感觉,冷,冷得难受,浑身疼,嗯应该是发烧了。但是又不想起床找体温计,那就先撑着,撑到早上吧。

迷迷糊糊也很难睡着,一直半睡半醒到 4 点多,有点精神了、更难睡着了。摸出手机,小群里发了一句「退出决赛圈」,大群里请了假。然后继续强睡。

迷迷糊糊到了 7 点多吧,队友也醒了。也是发烧。量了体温,39 度整。想着先不吃啥药,看看能抗多久。这个时候主要是身上非常疼,浑身疼,比如腰、腿、关节,各种疼,疼到腰都直不起来。

然后和队友一起点了叮咚买菜,买了点姜、红糖、盐、面包。本来想买一些运动饮料以补充矿物质的,发现都卖完了,只好买了三瓶脉动。

吃了点早饭,再量体温,38.9 度。这个时候呢,我是不敢捂的,所以拿了毛巾开始冷敷:头上放一个毛巾、胳膊上放一个毛巾。冷敷好久,似乎没啥效果。而且浑身疼,也睡不着,加上一夜几乎没睡,现在简直度秒如年,本来想睡会儿,结果闭眼好久一看表才过了 10 分钟。撑到 10 点,吃了第一片布洛芬缓释片。

下午也是如此,睡不着,浑身疼,度秒如年。本来想睡会儿,但由于身上特别疼,所以刚刚能睡着一点点,就被疼醒了,一看表才过了 10 分钟。由于不退烧+继续疼,下午 5 点左右,吃了第二片布洛芬缓释片。嗯,确实离上一片的时间比较短。买的姜到了,就掰了几块姜,用保温杯盖砸烂,放到电水壶里,再加点红糖,咕嘟咕嘟煮一壶姜水——比喝白水有味道。

对于我来说,浑身疼,就罢了,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症状:腿不受控制。你看,膝盖痒,就想把腿稍微蜷着/支着,但是这样会导致髋关节也开始疼/痒,并且膝关节也并没有更好受,于是就想把腿放下来。然后就陷入了「支腿-放腿-再支腿-再放腿」的无限循环里。俩不受控制的腿就这样倒腾了一整天。

晚上强塞了点东西,一量体温,39.5 度,有点小慌:吃了两片布洛芬了怎么还不退烧。那就盖好被子,不然自己感到冷(而不是去刻意地 捂),然后强行闭上眼。这样强行「睡」了有半个多小时,醒来发现枕头全湿了。再量体温,39.3 度。

熬到 9 点,实在困了,又吃了一片布洛芬缓释片睡觉。零点左右醒了一下,量了量体温 38.9 度。

20221228 周三

一晚上离奇的梦。就是说,我梦见抱着一个巨大的圆柱体,仅此而已。有时候还会梦见我抱着像被子一样软绵绵但非常大的东西。反正就是,很「占位」的梦,完全没有任何细节。比如圆柱体,就是个灰色的大圆柱,好像还有点软,其他没了,就想 3D 软件里面拖进去的没有材质的模型一样。

早上起来,37.6 度,最起码能直着腰走到卫生间了。—然后就在卫生间坐了好久,拉肚子。

上午体温不算太高,所以人也比较有劲儿。一上午煮水啊啥啥的忙个不停。

但是今天开始流鼻涕+咳嗽了。都不是特别频繁。鼻子堵了,就去擤一下,或者是突然有咳意,能咳出一大口痰。而且空气特别干,上颚后部到喉咙非常疼。

撑到下午,感觉不太对,一量体温,37.9,似乎比早上高了不少,人也蔫儿了;16:30 的时候又窜到了 38.9 度。吃了片布洛芬,开始敷毛巾物理降温,依旧效果甚微。那就继续盖好被子,让自己感觉不到冷,然后把不受控制的腿强行放平,强行让自己关机睡觉。一觉醒来(半小时左右),接近晚上 8 点,38.6 度,降了点温。爬起来填肚子,没有一点食欲却还是把自己硬塞饱了。晚上 10 点 37.9 度,看上去一直在降温。

发烧的话还是建议买个电子体温计的。这两天「甩体温计」成了我和队友最大的难处:没劲儿,所以体温计怎么甩都甩不下去,能甩到刚刚低于 35 度就继续凑合用了。——太累了。

20221229 周四

晚上 2:40,上厕所的时候量体温 37.2 度;早上醒来 36.8 度,终于退烧了。退烧了就稍微有点劲儿了,打开电脑本来想干会活,结果发现高估自己了:稍微一动就各种困、身上疼,只好关机继续睡。

依然是偶尔的鼻涕偶尔的痰,但再 “偶尔”,一天也用掉了一包纸。后来发现,用盐水洗鼻子,好像比擤鼻涕要坚持时间更长一点。

依旧是拉肚子。

下午的时候体温又回到了 37.2 度,脸又开始红扑扑的了——关机关机。但是又不想再吃布洛芬了,就一直在喝水撑着。所以一直到晚上,温度都是 37.2。

20221230 周五

早上醒来 36.7 度。今天明显有劲儿了,但脑子依然跟不上趟。用尽力气给代码加了个仨功能。

晚上到时候说周二买的东西都吃完了,就和队友一起裹得严严实实的,去楼下超市买了点水果,我自己又买了几瓶盐汽水(主要是喝白水喝不下)。走路没劲儿但已经能走了。

哦顺带的……去吃了个西贝?嗅觉还好,但嘴里味道很淡,就是味道的阈值很高。能吃到各种味道,但都是各个独立但味道,融不到一起去。再加上去得比较晚,各种东西都卖完了,就很伤心。吃了个羊肉串,喝了碗腊八粥,吃了盘比外卖还贵的大盘鸡面,撑得不行。

20221231 周六

上午收拾东西回家吃饺子。穿穿衣服就各种累得喘,走两步也累得喘。队友做了个单管核酸,大晚上出结果,阴性。

20230101 周日

在床上瘫了一上午。明明晚上睡的很早,但第二天依然感觉像是被抽干了似的,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下午说出去走走,于是去了东方明珠附近。人确实是多了起来了。

20230102 周一

元旦假期最后一天了,于是下午又出来跑。之前附近商场里面有个很大的可以薅羊毛的超市,今天再去发现倒闭了。很是伤心。


所以呢,这波大概消耗了 4 片布洛芬缓释片(其实 3 片就够了),3 瓶脉动,2 瓶盐汽水,半个姜,五分之一包红糖,其他就没了。后面就是漫长的恢复期,等着力气上来,又是一条好汉。


已发布

分类

作者: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