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 关于次密接的这几天

黄埔疾控中心打电话,说我被判定成了次密接。那就记录一下这几天的生活。

20220715

早上起来,变绿码。

于是中午吃了个凉皮庆祝一下。

晚上同事离职,10 个人一起为他送行,祝前程似锦。

20220714

今日无事,社畜的一天

早上又一次被捅了鼻子,12 小时出结果。不知道咋的这次捅非常疼,到中午头都是疼的。

但是目前去哪儿哪儿都要求是 24 小时核酸了,也就是说,即使天天捅,也有可能进不去各种地方。

你就说,有没有可能,这代人鼻子和喉咙都被磨出了茧……

20220713

今日无事,社畜的一天

目前点外卖是个比较头疼的事儿:「菜」类比较少,大多是肉和面食;凑满减算价格啥的很麻烦,根本不知道花了多少钱,配送费很高。

真的不如在家里,看看冰箱里还有啥,有啥就做啥。

20220712

下午,楼解封了。没有啥通知,就居委在群里悠悠地发了一句「XXXX 自动解封」,就完事儿了。所有人都在群里问「现在解封了没」。

晚上,有人说在淘宝上买东西,上海已经不发货了……

20220711

一觉醒来,命途多舛的 23 号楼又被封了。这栋楼在 4 月期间就因为一个阳性病例被封了好久,然后后来又咋着被封了一次(记不清了)。7 月头又因为密接被封,这刚刚解封两天,今天又被封了。

20220710

早上起来,红码。Oh Yeah。赶紧截图,之后地铁上没座位的话,就拿出这张图晃一晃,估计就有座了。

然后在组里请了假,下周继续在家搬砖。——反正本来这周已经大逃亡两次了,大家都不去办公室,请假和不请没啥区别。

下午的时候,一个小区里的同事加我好友,问我红码的事儿。她说她自己也是被判定为了次密接,变成了红码,但是从 7 月 6 日以来一直没人管,没人上门做核酸,也没人继续给她打电话。


大晚上 22:30,突然楼道群里来了一句:「我们楼被封了?」然后一个女生说「嗯,是我,密接」。大概是她去找朋友,然后顺带买了个馄饨,没有扫码,只是微信付了个钱,就陪判定为密接了(有了上次的「云密接」事件之后,我们说这个属于「钱密接」),现在被拉去浦江镇隔离。到了隔离点,发现自己并不在隔离名单上,工作人员查了半天后,只能在名单上手写了一个她的名字。本来打电话通知的是「酒店隔离」,单实际上看起来像是临时的一个简陋设施,有床,有个小衣柜,有个床头柜,没了。

然后她说,工作人员说过几天会继续封城,她问会封多久,三个月么,工作人员说差不多。于是大晚上的,群里突然很多人被吓醒了,还有几个人周一有急事儿(如果被封只能原地辞职的那种),于是赶快想办法逃出去了。

晚上接近 12 点,楼下开始有人站岗了。

20220709

今日无事。

但看小区里面,说出小区必须要 24 小时核酸了(但保安懒得查)。

然后旁边商场里面好像是有一例确诊,所以全小区都收到了「大数据」的短信。

20220708

绿码,继续上班。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上海手机号(X990X6X2892)打来,自称是街道的,「告知」我说我是次密接,需要居家 7 天,147 三天有人上门单管核酸。如果居家期间码变成红码了,那么应该是由于次密接导致的。

我尝试核对对方的个人信息,被拒。

我问,为什么和疾控的口径不一样,他说不上来。

我问,那你们是啥依据,让我居家 7 天并变红码,对方愣了大概 5 秒,说具体管控口在上海发布,自己查吧(意思就是他自己也不清楚)。

我问,那还需要参加社区大筛么,对方说不用。

我问,为啥你们口径和黄埔疾控不一样,他答不上来。

对方问我现在的住址,我说对,没错,但我现在在上班啊,对方还很惊奇,我说,黄埔疾控又没给我说我要居家,而且我又是绿码,为啥不能上班,对方无语。

对方说,这几天不要出门,并且可能是红码,不出门全靠自觉。我说,你这话就矛盾了,既然全靠自觉,那么为啥还要变红码,这不是强制不能让我出门么,对方想了几秒,岔开了话题。

又问了几分钟,估计是把对方问烦了+对方也各种答不上来,最后说,你回拨黄埔疾控的电话问吧,我这里已经算是通知过你了。

下午,回拨黄埔疾控。

我问,你们通知我和街道通知我,管控措施不一致,应该听谁的,对方说按照街道的来。

我问,为啥你们管控口径和街道的不一样,对方说街道可以自行判断风险等级作出决定。我问这条是在哪里写的,对方说不知道。

对方此时就开始说,他们只是流调,具体可以给上级机关和有关部门咨询。我说,好呀,麻烦你给一下你上级机构的电话,或者能管得住街道的「有关部门」的电话,对方说不知道。(连自己上级机构的电话也不知道)

晚上回去,做了单管核酸,捅鼻子。

做核酸的时候,又和防疫人员多问了几句,比如要在家几天啊,啥时候做核酸啊之类的。防疫人员回答也很不耐烦,我就顺势说了一句「看上去你们也很烦这事儿啊」,防疫人员说,「对啊,疾控自己也是一天一变一天一变,我们也烦死了。先走了,还有几个陪考的要做核酸呢」。

20220707

绿码,继续上班。

20220706

下午 3 点,接到一个上海的电话(021-53520869),说是黄埔疾控流调的,问我是不是周六下午在青花椒吃了个饭。在互相核实了对方的信息并确定通话有录音之后,对方说说在我们吃饭前一小时,店里有个工作人员「核酸异常」,于是我被判定为次密接。

我问,那么,是不是就是阳了,对方说,是的。

我问,那么次密接需要隔离么会封控么会变码么,对方说,不隔离,不封控,不变码,疾控中心会上门做一次单人单管核酸,如果是阴性,那就没啥事儿。

我问,那么正好全市在大筛,我直接在大筛的时候要求单管不就可以了?对方说,不行,必须做疾控中心的单管。疾控的是送到疾控进行检测,大筛的是送去第三方进行检测。

我问,那我做了疾控的单管,还需要参加社区大筛么,对方说,需要(反正就是两边的结果不互认)

20220702

太久没出来了。四个月没出来吃饭了。下午去日月光理了个发吃了个饭,晚上回家折腾了一下冰箱。


Posted

in

,

by

Tags:

Comments

《“[已完结] 关于次密接的这几天”》 有 1 条评论

  1. 哥斯拉 的头像

    就和演电视一样,有点惊险刺激。
    现在这政策也真是乱,各自为政,无依据,还改来改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