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01 月 08 日

我发现,我就是一个闯祸精。

刚才,就在刚才。

洗完澡以后,回家,吃过饭。

突然想把今天下午的解题报告看看。

于是开始找 U 盘。

把书包掏空,口袋翻遍,仍不见,它踪迹。

关键是,里面不仅有我的 U 盘,更重要的,还有小买的。

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澡堂,

理发的老大爷说,是不是这个。

失而复得。

谢谢你们!

昊子和陈须坤的水壶丢了……

于是,直接打 110.

“您好,这里是焦作市应急……请问你有什么紧急情况?”

“丢俩壶,你们管不管?”

“啥,俩啥壶?”

“就……打水的暖壶……”

计算机会考。

很头疼,不是因为题难。

而是……

引用一段话吧。

我老是在想象,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

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

我呢,就站在那混帐的悬崖边。

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

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

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我知道这有点异想天开,可我真正喜欢干的就是这个。

我知道这不象话。

一星期,又一星期。

转眼间,考试降至。

加油。

真的很想,

找一天,

独自在家,

蒙着头,

好好睡上它一整天。

“每个月都有那么三十几天不想上学 “,呵呵。

每天早上,出寝室门,

都会看到天上的启明星。

信仰。

湖水结冰了。

还是不下雪。

渴望,雪花,

我最愿意收到的礼物。

期盼。

在坚强中学会哭泣,

在哭泣中学会坚强。

2011 年 1 月 8 日 21 时 29 分 Ubun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