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年 03 月 18 日

回家,真好。

瞌睡阿。

每天回到寝室就睡了。

Any time…… 晚上出教室门的地一句话,准是 “瞌睡阿!”

关翔:“” 别让我听到这句话!把我晚上的计划全打乱了!

一星期,写了两道题。

恩,还是看着题解写的。

在家,对着屏幕码题……恶心……

花了 4 个小时研究 “容斥原理”,写了 108 行代码,

最后发现,还是有问题。

于是,果断跑到洗手间,狂吐……

这星期跟自己赌气,

连吃一星期米饭,

终于星期五受不了了。

门外的杨树花落了。

又是一个春天。

在这春天里,恩,

我把耳朵冻了……

有些时候自己确实挺倒霉的,

谁让我的幸运数字是 13 呢……

话说,星期三去微机室,按下电源键,

一种飞机一般的轰鸣声从腿边传过来。

拆机,清灰,无果。遂欲换个风扇,

于是乎,从旁边搬来台电脑,开始拆。

电源太大,硬盘拆不出来,于是费尽心思拆电源。

N 久……发现原来硬盘是旋转固定的,根本不需要拆电源!

装回电源,换了硬盘,通电,无反应。

换成自己的机器,小风扇转得飞快……凌乱中……

于是又找了一台电脑,继续同样工作,

继续同样结果……

遂急,互换风扇,成。

顺便加一块硬盘~

一切就绪,把机箱盖盖上,按电源。

屏幕显示:“Your CPU fun is too slow ! Please check your system !”

继续凌乱……

双休阿!双休! 很久没有星期五下午回家了。

怪不习惯的。

在公车上,竟然有点激动得哭出来了。

家,永远是最温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