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七日 ——NOIP 培训

老样子,手动打开上面的播放器,谢谢~

一星期的培训呢。

挨虐了一星期。

Day _零

下午将近 6 点才到的宾馆,已经没有普通标间了,只有电脑房。

好吧,听之任之,总比那些三个人挤两张床的同志们好一点吧?

小刘请了烩面,含蓄请了饮料。(嗯……嗯……)

晚上又开了小会。

就这样,一星期,开始了。

Day _壹

一天最便宜的饭就是早饭了,因为不用另外掏钱。

事先晨冉已经说过:我们可能要听 6 天长沙话。

第一天是曹立国讲的,“基础数据结构”,

“受虐” 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各种瞌睡,各种听不懂……各种……

有一句话什么来着?“听懂的都听懂了,听不懂的,都听不懂”

从开始讲 “Catalan 数” 开始晕,晕到讲 “Catalan 数”。

还有啊,各种树,树……欺负人家不会爬树怎么的?

一整天下来,比在学校上课还累。

在郑州找饭,尤其在这样的 “半市中心”,是要靠 “搜索” 的。

我们七个,DFS、BFS,终于吃饱了,再看看钱,傻眼了……

小田田不在乎啊~是吧。

搜索共享,发现一个神人,

共享里面有各式各样的病毒,而且编译出来的 EXE 都是带图标的。

让我们这样从来没编出来 Windows 界面程序的孩纸压力很大啊……

人家的程序压力更大,每个程序都是 3.2MB,哪怕只是个 A+B。

曹立国老师一句话,可萌了:

这根笔写不出来字,搞得好烦躁的噻

晚上临走的时候,FP 悲剧掉了,弹出的错误提示竟然是 “C++运行错误”

虾米情况?

Day _贰

矩阵乘法什么的最头疼了。

“大家都懂了没有?怎么没人吭?没人吭就是懂了啊~”

只见下面人一头雾水地看着投影……

然后晚上,就继续昨天的题……

也不知道人品耗完了还是怎么的,某程序就是无法编译,

按下 “Ctrl+F9”,FP 就自动崩溃。

于是,一晚上,上演了魔兽大戏:“重启与重装”……

然后,我们四个决定,从明天开始,不跟小田田他们去吃饭了:

一顿饭 10 块,吃不起啊……

今天是黄新军老师讲的。四川话,暂时,恩,还能听懂。

来这里的,天南海北的神都有,说什么话的都有。

方言,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Day _叁

今天还是老曹的课。

咖啡,对我来说是 “早上喝一瓶,神经一晚上”,

昨天早上喝了咖啡,晚上睡不着,折腾到两点。

早上又订了叫早服务,6:40 准时起床……

早上吃饭的时候,在聊天……

“昨天晚上是不是有人打电话?‘您需要按摩服务么?’”

“是啊,是啊……”

小田田:“可扯了……昨晚电话响了,我一接,‘您需要按摩服务么?’ 我说 ‘不了,谢谢,不需要’,谁知道那边来了一个 ‘需要一下嘛~’ 老肉麻了……”

刚说完,旁边那一桌立刻石化,然后开始喷饭……

今天就开始纠结谁的 Father 是谁的问题了……满脑子都是 Father、Father……

还好,一会儿就开始图论了……

“学过图的请举手……” 两三个人举手……

“会用邻接表写 SPFA 的举手……” 十几个人举手……

什么世道……虽然我也是这么干的……嘻嘻……

“飞鸽传书” 真的是个好东西,老曹在上面讲课,我们用键盘、画图,在下面激烈讨论

去电脑市场买东西。

店主们真是热情……一个劲儿地 “买什么?看看吧~”

我就这句话:“我想要的你没有!”

店主不信,还抬杠:“你说吧!我这里绝对有!”

我:“IBM 的小红帽,有没有?”

店主:“……”(有些人竟然不知道小红帽为何物……)

买的东西才叫纠结呢,

IBM 小红帽一个(正品 60,啥技术含量都没有,就 60,才多大一点啊就 60!!),旧的,10 块(心疼啊!)

U 盘壳子一个(??!!)10 块

耳机的海绵套子(……)一副,1 块……

这都是何……

本来还想买跳线帽的……怕盒子晕倒,算了……

最纠结圆某的胃口了。

吃饭,不论三七二十三,饭一来,先放醋,

眼看着小半瓶醋进了盖浇饭里面,然后大口大口吃……

吃完还不忘再来几口醋……

晚上无事,小田田用着屋子里的电脑看小说,我抱着本子敲代码……

Day _肆

先说晚上吧。

晚上呢……晚上……

晨冉说,有人在乱收东西,叫我去看看。

我说,你把 Cena 的工作目录定位到 C 盘,最好是 Windows 文件夹,叫他收去。

于是,我们俩就真的这么干了……

然后,我用飞鸽,一直向可爱的 40 同学发送 C 盘……

“盒子,你用的不是本子么?给他发一个 Win7 过去……”

于是就 “开战” 了……

圆某在手动 CMD,Ping 那台主机:“咱们人太少,又没有什么工具。话说前一段一个网吧的机器就黑了一个小网站……”

我一边点着 “超级网络邻居” 的 Ping,一遍说 “用这个吧,一秒钟可以 Ping 一次……”

然后,IP 还是被 40 给冲掉了……

怒,攻之。

发送无数垃圾数据包,2MB 一个,间隔 100MS,反正局域网快,是吧,反正咱的电脑都是 256 的,是吧。

于是……于是 40 就断网了……

然后继续攻击……

最后,不知道怎么的……两个人就同时停止了。

我说,你在哪里坐呢?他说,大屏幕前面。

我说,你回头吧,你能看见我。

于是两个人笑笑。

我说,怪不得一直看不见你呢。本来说的,“看谁最纠结就是谁”……

第一次在局域网里面这样玩。

最关键的是,边敲着代码,边这样玩……

今天向其中老师着实把 “清澄评测系统” 给推销了一番,而第二天是黄新军老师把巴蜀 OJ 给推销了一番……

常用无线筒,哪有不串音。

这边讲着讲着,旁边的讲课就通过无线传到这边的音响里面了。

忘了向其中老师说什么了,话音刚落,对面的无线传过来:“很好,很好……”

爆笑……

Day _伍

今天依然是 “一周利国秀”……莔……

最感兴趣的是 NOIP 试题分析这一部分。

然后说定,星期天中午吃烤鸭。

晚上吃饼,两块,两块五,四块……我说的是我们三个人。

现在有一堆孤立的点,还没有建树。问现在这些点构成了什么?

答:“孙女”……(其实是 “森林”,但怎么听怎么是 “孙女”)

Day _6

今天是住全民老师讲动态规划。

一句话雷到我们:“NOIP 中动态规划是最简单的了……”

朱:“这道题用什么办法?”

众:“Floyd”

朱:“Floyd?这道题还用得着这么高级的算法?这道题,最简单的就是 Dijstra+堆优化……”

迷茫了:三重循环的 Floyd 和至少 20 行的 Dijstra,谁更高级啊……

朱全民老师讲课最大的优点是慢。呵呵,慢下来真的很难啊~

“我取了这个同学,又取了这个同学……”

我们听的都是 “我娶了这个同学,又娶了这个同学……”

这道题数据暴大!

这个人,不怎么幽默。

这个人还比较幽默。

这个人巨幽默!

还是这句话最给人安慰:

“祝愿大家今年的 NOIP 中,动规题目全拿满分!”

然后今天纠结前天晚上的题:密码破译。最后一句话是亮点:“本题不提供字典!”

那怎么办?找啊!找什么常用词组呢?

A 、 I ——能放在首位并且单独出现的只有他们俩了……看了数据,有 3 组里面竟然没有单独出现的 A 和 I……

找 AND!然后开始写啊,写……

好消息是,悲剧掉了。

晚上集体涮串~

Day _柒

上午考试,中午烤鸭,下午走人。

分数确实很悲催,256 和 1G 的时间,就是不一样。

要是一样的话,就放开胆子写了……还能多对几个。

一直在怀疑给的 SP 是不是有问题。哭啊……标准代码段竟然全部悲剧……

然后呢,再次上演 “重启与重装” 大片。

不管了,不管了,不管了。

中午的烤鸭味道真不错~4 个人分一只,每人 7 块。

算便宜的了。

下午老爸来接,回去路上都是清新的田野。

心情格外舒畅。

后记:

讨论最多的,除了代码之外,

就是盒子的那段……嗯嗯……

强人们,有图论帝,病毒帝,局域帝……

还有比较热心的,赵雪莹,王晨良……

还有……

所谓 NOIP,就是一帮子神老师,带着一帮子神孩子玩电脑。

第六天晚上的微博:“到现在, 课程已经全部结束. 回忆了好多, 也 “强塞” 了好多. 手推基本都会, 代码不知一个. 强人不少, 病毒黑客局域网; 大牛纷出, 图论动规网络牛. 局域网实战攻防, 惊心动魄一晚, 最终和好; 一堆题发呆无数, 键盘敲击不停, 一笑了之. 晚安世界, 带走所有欢笑和郁闷; 晚安世界, 带走所有未解之题.”

某早,盒子拿着手机,冲着我说:“这一看就是程序员发的……”

我一看,啥啊,早上起床时候顺手发的 “每日微博”,竟然是 “Hello Word!”

晨冉等烤鸭时的表情,的眼神,好可爱……

说起车票了。

人家问,从郑州到家,火车票多少钱?

答曰:8 块!

问:真的?有没有更便宜的?

答曰:“城际公交,19 块!”

盒子说想听我唱《崖の上のポニョ》。

恩,不记歌词,不会日语,

只知道 “土豆哪里去挖”。

就直接放上这首歌吧。

后记 二

挺开心的,也收获不少,但就是说不出来。

没什么照片的。

这个,不解释

啥?最前面 “河” 没照上?

早上照的

凌乱中的美

盒子。照虚了。

教主三人行(教主好可爱~)

圆某和他的醋

我真的找到了这个!太劲儿了!太给力了!

That'all.

今年 NOIP,征程继续。

《燃烧的远征》,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