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在家办公

这就是个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小的时候就在想,啊看看人家外国多好,员工都能在家上班。这次因为疫情,在家上班(Work From Home,WFH)竟然真的实现了。

公司发了通知,说因为疫情,没回上海的都暂时先别回来了,回来的也不准进办公楼,全员 WFH。

第一周还真新鲜。吃了早饭,还能稍微眯一会儿,然后 9:55 通勤 2 秒钟(从床上爬到旁边的椅子上),开始写早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爸妈也尽量不会来打扰。主要矛盾是家里的网太差了,各种卡。比如,早会,刚好轮到自己汇报工作,刚好网卡住掉线……翻箱倒柜找出了 14 年买的路由器,接上网线,问题顺利解决。

WFH 之后,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解决比较快。虽然有语音、有视频、能 Share 桌面,但就是觉得不如当面效率高。我觉得可能是 WFH 之后大家谁都看不见谁,顾虑会变多:现在找对方语音对事情,对方会不会正在忙啊?会不会正在开会啊?突然发过去个语音会不会不太好啊?原来能戳屏幕解决的事儿,现在只能「哎哎哎往右,往上,往右,哎对点这个」。

WFH 之后,感觉会变得多了。之前是周会,现在为了同步进度,改成了晨会;本来只需要写周报,现在需要冥思苦想写日报。早上写完日报,开完会,就 12 点了,一个美好的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仔细想想,一天,能干点什么?平常一周一碰放羊管理,该完成的事儿不也都完成了么?

WFH 之后,感觉工作时间变长了。原本大家加班到 10 点后,都会很自觉地不再打扰,除非特别紧急的事儿,否则一般不会 10 点之后说。WFH 之,根本没有了所谓的下班时间。比如,对项目,从晚上 8:00 对到晚上 11:00,然后 PM 在 11:55 紧急发来语音对一个小细节,凌晨 12:05 放下电话准备睡觉,12:08 突然接到电话加急需要一起排查线上事故,折腾到 12:45 才算趋向平稳。再睡觉?过了生物钟的睡觉点了,就很难再睡着了。

WFH 之后,感觉每天要面对的最大的敌人,是三餐。8 点多起床吃饭,12 点吃饭,19 点吃饭。在家还好,有爸妈来做,回到工作城市之后就得完全自己动手了。今天吃啥?昨天吃了啥?要不要给晚上稍微留一点?疫情期间,厨艺见长。逼着自己 12:00 准时抛开所有事情冲向厨房,在 12:30 到 12:40 之间吃上还算可以的午饭,也逼着自己 7:00 准时放下所有事情冲向厨房,在 8:00 左右遍刷抖音边吃晚饭。——可能一天里,就这两个半小时是属于自己的。

但其实,WFH 之后,活一点都没有少,效率也一点都没有减。在没有会的时候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写代码,在不太忙的时候可以去阳台上小小享受一下早上和午后的暖阳,可以开着安静的音乐稍稍看会儿书,甚至早上还能赖个床、困的话随时能眯一会儿补充能量。

只是 WFH 真的太孤单了。

于是我把抖音签名改成了美食和吃播播主,做饭的时候顺便开个直播。虽然没啥人看,但总觉得,I’m not dealing with the F**King life,在别人面前总要快乐一点。

对,抖音里我目前是个吃播播主和翻车区美食播主

但即使这样,WFH 也真的太孤单了,太压抑了:整个屋子只有你,只有你自己面对着电脑屏幕,只有你自己在像个傻子似的自言自语。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却被疫情困在家里;每天的消息不是工作就是疫情,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后来公司发了通知,为大家开通了免费心理咨询。


公司的复工通知也是一拖再拖,先是初十,后是 2 月 15 号,再后来是 3 月 2 号,再后来是 3 月 20 号……每周五都会盼着行政发通知说下周复工,每周五盼来的都是下周继续在家呆着。

比如,Ada 老母亲为了庆祝下周要复工,特地点了火锅外卖以示庆祝。周五下班后微信里说正在吃着呢,突然收到公司「下周继续在家」的通知,心情瞬间崩溃……


话虽如此,但如果真的让我选的话,我还是希望能三天在家,两天去公司。


祝疫情早日结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