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不在了

当我爸告诉我的时候,我简直在怀疑是不是听错了,直到我爸第二次给我确认,姥姥不在了。

小时候是在姥姥家度过的,甚至现在保留的最早的记忆也是在姥姥家的。姥姥带着我去房子后面的小菜市场买肉买菜,看大桥,看火车。没盖二层的时候,院子里有个鸡窝,我很怕,姥姥经常从鸡窝里拿鸡蛋做成蒸蛋,很好吃;有个很长的铁梯子能上到屋顶,屋顶上种有菜(记得是韭菜),梯子很长,妈妈和姥姥都不让我爬上去,有一次自己爬上半截,怕了,上不去下不来,哭了好久。中午睡觉的时候,姥姥床上的荞麦枕头很硬,没有棉花枕头舒服。每次穿针都要我来帮忙,然后把缝纫机蹬得腾腾响。

后来姥姥姥爷开了商店,自己倒是偷吃了不少东西。糖,各种饮料,小零食……(以至于后来对零食啊钱的啥的都没啥兴趣)然后就是打发走不少乞讨要钱的。

对我们这小一辈儿的是真亲。

姥姥身体一向不错。小时候在院子里种了一棵香椿树,几年之前姥姥还能爬树够香椿芽,怎么劝都劝不住,非要爬树。

就是做的鸡汤比较咸,五香粉味儿比较重。

大概是 17 年底吧,我妈退休第二天,姥姥第一次发病,说话变成了 “叨叨叨”,偶尔能在妈妈的带领下蹦出来一句比较完整的话,但总体来说不能正常说话了。之后发病多次,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重。之前虽然不能怎么说话,但还能自己下地跑,甚至能抢着做饭,今年春节时候还能掺着走一走,大概五一后就只能卧床了。

回过神来后,先查车票。本来是买周四中午的直达车,周四晚上到,周六中午返程,然后改了票,周三晚上走,周四上午到家,周六晚上返程,这样能在家多呆会儿。

买了车票请了假,脑子懵懵地做完了手头的活,回家。小院子照旧,客厅变成了灵堂,姥姥变成了相片。相片上,姥姥笑得还蛮开心的。

追悼会是第二天清晨。一早出发,来到火葬场。见姥姥最后一面,很安详。

愿姥姥在另一个世界里没有病痛

愿姥姥在另一个世界里能享受生活

留下评论